潛身展間的歷史輝煌 Mika Häkkinen 冠軍戰駒 McLaren MP4-14

2014/11/20



F1 之所以能夠成為賽車中最頂尖的賽事之一,除了早年所追求的最快速度之外,在進入 70 年代以降,最先進的動力科技、自航空器導入的流體力學設計等等紛紛加諸在 F1 賽車上面,在經過多年的演進,F1 除了是汽車品牌與工程團隊之間的戰爭,同時也是市售車科技運用的先驅實驗平台。






FIA 為了抑制賽車速度,遂在 1996 年賽季開始強制車鼻設計需要提高致規定高度,這項設計並一直沿用至今日,在賽制更動初期確實造成工程師不小的困擾,但經過一年的賽季下來,各車隊工程師有效克服高鼻頭的氣流問題並且借力使力成為空氣力學上的優勢設計。


空速計以及無線電天線除了原本賦予的功能之外也可作為車手視線上的準心


為了追求極致的速度,各車廠無不挹注大量的資本進行新零件或是系統的開發,像是廣為車迷朋友熟知的 VTEC 技術,或是90 年代中期發展出的電磁閥控制技術、陶瓷剎車系統等等,在空氣力學以及材質革新的開發更是不遺餘力,像是複合材質的運用、平整底盤的設計、文氏管地面效應導流溝槽等等,在 70 年代甚至還走火入魔的推出過風扇賽車以及曾經大為流行的六輪賽車設計,也因為有了 F1 的先驅再加上賽道上的試煉,所以今日我們所駕馭的車輛動力越來越強大、消耗越來越小並且安全係數也越來越高。


前側巨型的導流片的設置除了可以穩定氣流、降低風阻、提升車速,並可有效的分流氣體成為引擎冷卻的來源



全碳纖維製的前輪煞車系統導風道



全碳纖維前懸結構



碳纖維後懸結構



單孔快拆輪組


然而 F1 的車輛在使用上卻與一般私家車有著截然不同的命運,F1 的各項零組件包括車輛本身皆是具有時效性的,為了求得最大效益以及最大功率,動力系統和變速系統在全速運轉下可能只有短短的十幾個小時壽命,車輛的懸掛支架以及車台等複合材質部品亦僅有幾場賽事的壽命即面臨全數汰換的命運,也因此車輛本身對於車手來說,可以說是邁向勝利之路的一項工具,在任務完成之後也就功成身退,由新的車輛進行更替,週期相當短暫宛若曇花一現。


McLaren 賽車上的電通系統與市售 McLaren F1 同樣採用 KENWOOD 製品



多功能快拆方向盤在當年功能還沒有像今日如此複雜







驗明正身 MP4-14,不過一年的賽事當中會打造數部的 MP4-14 以對應不同的賽道特性或是任務,除了正式下場的車輛之外,像 McLaren 這種一線車隊經費充足,通常車手還會擁有一部設定、調校相同的替換車,以備不時之需,像是在排位賽將車輛撞毀時,隔日的正賽便會以替代車參戰。









McLaren 是 F1 傳統上的強權隊伍,在 80 年代末期與 Honda 的結合達到巔峰鼎盛,1996 年之後隨著車輛設計師 Adrian Newey 的加入彷彿為 McLaren 注入一劑強心針,賽場上的表現急遽復甦,1998 年、1999 年由芬蘭籍車手 Mika Häkkinen 以及英國籍車手 David Coulthard 代表出陣。


McLaren 飛鏢型車徽塗裝


在當時為了與 Ferrari 車隊競爭Mercedes-benz AMG 團隊可以說是使出了渾身解數在壓榨引擎的極限,但因為當時在技術上遭遇瓶頸,所以這樣的壓榨也使得車輛的可靠度下滑,相較於 1996、1997 年的 McLaren F1 來說隱藏了更多不穩定性,所幸透過團隊的合作以及 Mika Häkkinen精湛的表現,終於力克七屆 F1 冠軍 Michael Schumacher 並連續兩年蟬聯冠軍寶座,創下90 年代末期令人津津樂道的傳奇。







這部目前在 McLaren 國內總代理永三汽車位於內湖的展間中所陳列的 McLaren F1 賽車,即是 1999 年 Mika Häkkinen 所駕駛的戰駒之一,實際名稱為 MP4-14,依據 McLaren F1 賽車的編成,14 即代表他們所推出的第 14 款賽車,動力搭載 Mercedes FO110H 夾角72° V10 引擎,3.0 升自然進氣引擎的設定可爆發 800 匹馬力,推動含車手在內共 600公斤的重量,是造就 Mika Häkkinen 奪冠的幕後功臣。









據 McLaren 國內總代理永三汽車人員表示,McLaren 原廠規定該品牌在全球的 Showroom 中都必須陳列一部 McLaren 的 F1 賽車,用以表彰其身為頂尖運動車廠的品牌精神以及輝煌的歷史背景傳承,所陳列的車輛由 McLaren 總公司進行分派但所分配到的車輛則沒有一定的規則,國內 McLaren 展間在今年六月份開始正式營運,相當幸運地被分派到這部 90 年代鼎盛時期的冠軍之作。不過礙於 Mercedes-benz 對於引擎科技機密的保護,所以展示車並沒有裝載動力系統,在塗裝部分也因應 FIA 後期限制菸草商贊助的規定將 West 字樣予以撤除,其餘部分則堪稱完整,輪圈上也有使用的傷痕,應該就是當年下場實際參戰的車輛之一。





近期 Mercedes-benz 總代理台灣賓士邀請到擔任 AMG 品牌大使的前一級方程式賽車手 Mika Häkkinen 來台擔任 AMG Driving Academy 駕馭體驗課程的嘉賓,就在 Mika Häkkinen 這股旋風席捲國內車壇的同時,其實他在當年的 F1 坐駕,也早已遠渡重洋落腳台灣將近有半年的時間了,只可惜礙於種種的因素,Mika無緣與他當年的戰駒見面,雖然身處同一個地方但卻彷彿是無比遙遠的隔閡。





BackTop
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