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體驗(GIC廣東國際賽車場 風雲戰-四小時耐力賽)

2015/07/17

剛剛看了一下,距離我上篇文章居然已經隔了xx天,當然,用媒體喜歡的聳動方式描述聽起來會更厲害一點:告訴你,我已經整整xxxx小時沒在這裡發過文章啦!

好吧,我其實沒算到底多久,只知道真的很久。而經常有朋友問我怎麼那麼久沒發文,我統一的回答是:唉好忙啊沒時間。但大家都知道,時間這東西跟乳溝一樣,擠擠總有的。所以真正的回答應該就一個字:懶。

我確實懶,因為人在大陸的我,要上小七跟FB來發文總得“翻牆”,然後翻牆後的網速跟機場捷運的進展一樣慢,更別說還經常翻不過牆!再加上這幾個月確實事情多,當我空閒時實在只想休息,不想看著上傳圖片的進度條每5分鐘才動1mm,所以導致文章空窗。

那到底忙什麼呢?除了常規的出差、試車、拍照、寫稿之外,還有跟不同的車商談合作、出去玩(誤),更重要的是:跑比賽。



參加比賽應該算是所有愛車人的心願,我當然也不例外,在不斷的努力之下,我終於有了參加正式比賽的機會,比的是耐久賽,跟前陣子剛結束的Le Mans差不多意思。當然我們跑的級別沒有那麼高、時間也沒有那麼長。現在主要參加由廣東國際賽車場(GIC)舉辦的風雲戰耐久賽。這個比賽全年四站,單站時間分別是3/4/5/6小時,而且幾乎都是夜戰,跑起來相當刺激。然後今年還要跑珠海泛珠三角賽道英雄500公里耐久賽,這應該是大陸最大的區域性賽事。



耐久賽要有3位以上的車手輪流替換,車手間得要有默契協調、換人練習、暗號商討等等。然後車輛的整備也跟短道賽事不同,需要考驗耐用度,比賽中也要保護車輛,不可以過分操車。

但必須得超車。



我們的第一次比賽在去年底,車是借來的。拿到車的第一天是週四,當天晚上把外觀大部搞定,現場發動看引擎正不正常,很愉悅的準備隔天檢驗裝備,沒想到週五驗車時才知道規定如滿天繁星,比如說車上要有滅火器,拼死弄來一個發現已經過期(滅火器有使用期限的),再拼死弄來一個發現噴發壓力跟容量達不到要求。

我恨不得直接噴驗車官臉上問他這樣壓力夠嗎?



這些大小狗屁事把團隊整了4個多小時,當天氣溫37度呢。好不容易驗車通過之後練習賽也要開始,隊友匆匆換好裝備上場,跑了一圈直接回來,說轉速上不去。我擦,剛剛原地空踩明明就可以噴到斷油,怎麼你開就有問題,我看是你腳有問題吧?換我上場跑了一圈,隨後在大家期盼的眼神中,我很自信很肯定的告訴我的隊友:轉速真他媽的上不去。

這車真有問題,原地踩都沒事,但實際開的話轉速只能到5千rpm,直線極速大概就110km/h,比傳說中的牛頭牌路隊長還要恐怖。於是開始修車,這一修,就是從下午5點半修到隔天早上7點。

結果沒修好。



從當地經銷商借調過來的技師團隊,幾乎把車上所有能換的東西都換了,但還是找不到問題,最終建議是要馬退賽要馬這樣下去跑。我們第一次參賽就退賽,這說不過去,反正車子能動,那就當跑個經驗跑個回憶吧。



正賽當天有40幾輛車一起參加,我當第一棒,想當然的是排最後一位出發,而第一名是CTCC(中國房車錦標賽)2.0組的退役廠車(七代Accord)。然後因為退役了,所以動力改到無窮無盡,加上我們車子的5千轉保護措施,所以起跑後的第一圈都還沒跑完,這Accord就已經超過我了。

第一圈還沒結束就被套圈,我肯定在賽車史留下了回憶。



值得慶幸的是,我們的車雖然很慢,但卻沒出過任何問題,最後完成了我們的第一場比賽-6小時耐久賽。然後我剛好又是最後一棒,當比賽結束、我把車子開回驗車區時,我看到我的隊友跟啦啦隊(大多是公司同事),都用一種像是嗑藥的興奮眼神瞪著我。當我驗完車把車停好緩緩走向他們的時候,他們開始像惡靈古堡裡的殭屍一樣向我衝來,然後把我抱起來、拋上拋下了好幾次。

我在空中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旁邊的人則以為我們拿了第一,跟著鼓掌。



我採訪過幾個國際知名的耐久賽事,比如說紐博格林24小時,當比賽結束的當下全場像暴動一樣的歡欣鼓舞,幾萬人在用不同的語言喊叫、慶祝,那種愉悅的氣氛用一種近乎恐怖的直接,深入到每個人毛孔裡。

唯一可以聽懂的是很多人都在說:靠,終於結束了!



身為媒體人,不論觀眾或車手或車隊或是賣飲料的小蜜蜂,他/她們這些歡慶的感覺其實我都懂為什麼,但始終沒辦法真正的體會。只是當我跟著隊友一起完成了一場耐久賽之後,靠,我才明白原來那爽度真是比我當年拿到退伍令的時候還要爽,即便是最後一名。
是,我們是全場最後,但這是我們的第一場比賽,完賽了,什麼都值了。我坐在全場最棒的VVVIP座位上看了一場賽事,我們的名字登記在完賽表上,我們一起接受了車手合影。

這是去年底的事。如今,我們已經參加了三場比賽,分別在5月初與7月初,這也是我荒廢這裡許久的主要原因,我只能說沒錢的素人要跑比賽真是很辛苦。而在上上周剛結束的4小時耐久賽,雖然我很遺憾的沒有參加,但基本上我除了沒有下場跑之外其他的事情都做了。最後我們的團隊拿到了分組第二,這是我們第一次登上頒獎台、噴香檳、開賽後記者會。

此處應有掌聲。



你覺得拿第二名很簡單嗎?告訴你,我們在比賽剩下1.5小時的時候,駕駛突然發現右腳踩下去沒有油門,低頭一看結果整支油門踏板躺在地板上。油門踏板斷!掉!了!

你小時候玩踩腳遊戲應該鬧出過人命吧?我這樣問開車的那位朋友。

比賽時沒有油門踏板,大概跟辦事完才發現套子破了一樣囧。所以駕駛只能把右腳盡可能的往前伸,然後去勾剩下的最後那一小段油門踏板殘骸,促使油門還能使用,發力點大概位於右腳大拇指的指甲前部。就這樣換了兩輪駕駛,我們完成了最後1.5小時的比賽。
很高興大家的右腳大拇指都很健壯,不但能繼續保持車輛動力,而且最後沒有人需要治療。

這就是賽車,只要你還在場上,什麼事情都有可能。
Welcome to join us
BackTop
系列文章